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章详细

院士之光:“新冠疫苗我打的!”87岁的闻玉梅院士:按老的图纸走不出新路

                         

                         

                         

                         

“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人民生活福祉。”对上海而言,科技创新策源功能的强弱,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上海代表国家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的城市使命的达成与否。幸运的是,上海拥有全国第一流的科研环境,第一流的科研队伍。在沪的两院院士有近180人,他们一个人,就代表一个领域;一个人,就能带出一支队伍,他们是创新的引领者,是“站在山峰摘星辰”的人。

14日起,上海院士中心携手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推出融媒体系列报道《院士之光》,走近一个个闪亮的名字,听两院院士畅谈创新历程,分享人生感悟,洞察未来趋势。《院士之光》融媒体系列报道,还将在话匣子、阿基米德等新媒体平台同步推出。

“没有一个病毒可以把一个国家的人民打倒!”

在去年初,疫情防控最吃紧的时候,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闻玉梅,在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说出这句话,顿时刷屏。闻玉梅奋斗在医学领域60余载,是治疗性乙肝疫苗的开拓者之一。在过去一年里,作为上海市疫情防控科技攻关专家委员会主任,素来低调的闻玉梅一次又一次面向媒体和公众,介绍防疫知识,解读着“中国坚守”。

转过年来,闻玉梅院士已经87岁了。科研一线孜孜以求,教书育人倾囊相授,面向公众发声建言,疫情不息,她战斗不止。《院士之光》对病毒学专家闻玉梅院士的采访,便从这个话题切入。

“新冠疫苗我打的”

记者:之前大家都很期待新冠疫苗的诞生,觉得疫苗是终结疫情的一个武器。那么现在疫苗已经研制出来了,大家可以申请去打,但是这时候,很多人又不敢去打了,首先是担心疫苗的安全性,“会不会有副作用?”

闻玉梅:我已经签过字了,我会打的!因为我们在实验室会接触病毒,所以我们这里的老师都登记了。我说我要打,能够鼓舞大家的信心嘛。

任何疫苗都可能会有过敏反应,可是这是极少数,而且是可控的。我们现在会跟有过敏体质的人讲,你不要打,你先等一等。

灭活疫苗是我们的强项,我们这个也是经过一期、二期、三期临床研究,所以它的研发和审批流程都是完善的,这体现了我们国家起步早,而且科技力量是很强大的。

记者:英国最近出现了新冠病毒的变种,我们现在研发出来的疫苗能应对这种变异的病毒吗?

闻玉梅:我们不能说有效,也不能说无效,这都需要实验验证的,现在国家也在加紧做。打了疫苗的抗体不是有了嘛,然后我们可以在实验室造一个变种,拿着我们的抗体,看看能不能中和这个变异的病毒。

目前我们实验室也是加班加点,晚上在拼命做。假如这个广谱抗体能够起作用,那功劳就很大,说明抗体可以中和这个病毒。

记者:入冬以来,可能是因为气温的降低,在我们国内多地又陆续发生了一些本土病例,所以大家现在很担心,疫情会不会像去年年初那样爆发?

闻玉梅:我很有信心,不会又爆发,可是散发的会有的。因为我们跟国外的接触,还有冷链送来的一些食品的包装,难免会有一些外面输进来的病毒。

但是由于我们有非常好的防控措施,把住门口,及时隔离,而且对接触者进行筛查;发现无症状的感染者,就把他送去隔离观察和治疗,这些措施使我有信心不会发生爆发。

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要有一种责任心,不可以觉得“反正现在国家在管着,我放松一点就可以了”。必须是戴口罩,要勤洗手,要有一定的社交距离,尽量人群集中的地方不要多去,特别是老年人或者有慢性病的人,要更自觉地保护自己,其实也是保护大家。

“我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可是她没有教我什么”

记者:您上世纪30年代出生,今年已经87岁高龄了。当初您46岁才去美国留学,第一次接触“分子病毒学”这个对自己来说全新的领域。70多岁高龄,您还活跃在实验室里。包括现在,您依然奋战在教学和向公众做科普的第一线。能不能谈谈您为什么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保持着对科学的热情?

闻玉梅:这种性格,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好奇心。比方说小孩常常睡在草地上、看着天空,问爸爸妈妈天上的星星为什么那么亮,这就是他的好奇心。

记者:您小时候要是问这种问题,您的父母会怎么回答?

闻玉梅:我妈妈说,上面这个星星是一个一个星球,会亮的,可是到底为什么亮、什么时候传到我们这里、使我们看得见,这个我不清楚,你可以去看书。当父母应该是这样子的,让孩子保持他的好奇心。

记者:您的父母都是医学专家,母亲被称作中国第一位女精神病学家,您的父亲闻亦传还是学者、诗人闻一多的堂兄。您一生在学术上的追求和成就,是不是也同家庭的熏陶密不可分?

闻玉梅:我5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所以我的爸爸对我影响不大,可是我的母亲对我影响很大。

可是她没有教我什么,因为她忙得不得了,带了两个孩子,要维持生计。她没有什么时间在家里,可是我们家里有很多书,有文学的书、医科的书、诗词的书,我就看书。

当时是抗日战争,国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我的母亲还能够写书,写给儿童。她在书上写:“今后我们中国的小主人应该不单有健康的身体,还要有健全的精神心理”,我现在读到还是蛮感动的。

“你不懂经济学,怎么为病人考虑?”

采访这天,正好是闻玉梅所在的学院录制迎新活动视频,她和学生们谈笑风生,还特地佩戴了一枚葡萄串造型的胸针,寓意“硕果累累”。

当闻玉梅的学生,只会死读书可不行。她一直倡导,做一名好医生,不仅要医术高超,还要具备深厚的人文素养。耄耋之年,她仍矢志探索医德教育新途径,打造《人文与医学》网络共享课。

闻玉梅:当时大概是201314年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怎么病人可以拿刀来捅医生,怎么可以有医生上班戴上钢盔,我认为是缺少了人文精神。那么我就找哲学家一起开了这门课。

现在我又提出来,你不懂经济学,你怎么为病人考虑?你不懂法律,你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侵犯他的人权?这些都要有专业知识来铺垫。

我认为医学应该使得大家都能够懂,而且有兴趣。今年3月份,我们的大健康课程就要上线了。它是一个系列,总共4个专题,分成15讲,都是由教授院士授课的。我自己主讲《免疫与健康》、《病毒的利与害》两门。

我们是跟企业合作的,他们给北大开设了一套面向外交官的课程,4门课一个人收一万多块。我就跟他们老总谈判,我说对不起,我们医学生是“穷”的,我们叫学校买。比方说某个大学买全部4个专题的课程,几千个学生都可以去看。面对偏远地区的大学我们可以费用减半,让他们的学生也都可以听到这些课。

走过87年人生路的,闻玉梅院士寄语年轻人:

“路是人走出来的,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自己走出一条路来。按老的图纸走不出新路,希望大家创新,走出自己的路,为国争光”!

关闭页面


办公地址:上海市南昌路57号甲    邮编:200020    电话:(021)63875151    传真:(021)53516816
基础项目管理、人才项目管理电话:(021)63875151-693    科普项目管理电话:(021)63875151-685
通讯地址:上海市南昌路47号    联系信箱:center@caeshc.com.cn
版权所有 © 上海市中国工程院院士咨询与学术活动中心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5410号